相关文章

云南鹤庆39名儿童疑似血铅超标(组图)

  当地政府称已对患儿进行免费集中治疗 院方拒绝向家属提供病历

  大理鹤庆县西邑镇两个相邻的村庄近日连续检查出孩童疑似血铅超标,村民反映是长期呼吸炼铅炉所散发的污浊气体引起。目前住在鹤庆县第一人民医院的孩子们都是学龄前儿童,年龄大都不超过5岁。鹤庆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昨晚9点半通报的数据显示,疑似血铅超标儿童是39人,这些患儿都已得到免费集中治疗。

  本报记者昨夜紧急奔赴鹤庆县第一人民医院,发现新落成的住院大楼的1楼和3楼,多个病房门口的走廊上挤满了家长和小孩。家长们表现出两种表情:一些家长未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一些家长则焦虑地表示,不知道孩子们的病究竟有何后果。

  走廊上,一些不谙世事的孩子正在打闹。据医院值班医生张澎柱介绍,目前有32个孩子住进了这家医院,医院有能力救治他们。

  住在一楼的孩子来自西邑镇北衙村,住在三楼的孩子来自大沙地村,这两个村子相隔1公里。来自北衙村的一名杨姓家长说,他的孩子才10个月大,他带孩子来医院已经有十七八天了,但院方始终没有告诉他们具体结果。另一些家长则说,他们也来了十多天了,但一直没有见到孩子的病历,只听说孩子血铅高。

  大沙地村的孩子们昨天上午才来到医院。5岁的女孩杨景梅一到医院就发生了抽搐现象,家长说,不知道是因为生病的原因,还是受了坐车的影响。

  一名家长称,目前院方给孩子的救治方式是喝排铅的药水:“医生用注射器把药水抽出来放在杯子里,孩子喝下去后,还发一袋牛奶。”

  这些家长中,不少人怀疑自己体内同样血铅超标,但目前当地相关部门尚未对成人展开检查。

  村民诉苦

  “每早呼吸臭气”

  大沙地村南边有多个炼铅炉,这些炉子正散发出污浊不堪的废气。

  “每天早上起床,天都是昏昏沉沉的,一片乌烟瘴气。这废气闻起来,就像鸡屎。”村民们说,每次下地干农活,尤其是去玉米地,总是弄得浑身都是灰。他们说,村民大面积被检查出血铅超标后,当地的炼铅厂陆续被政府部门关闭了。

  村民杨六九曾在炉厂上班,并于1997年检查出血铅超标,他描述那种难受的情景:“一天到晚就想上厕所,但一到厕所,就是拉不出来。”

  据了解,在被政府部门检查出不少孩子血铅超标之前,当地一些小孩子就已经出现了呕吐、抽搐的症状。

  大沙地村有50余户人。村民杨金荣说,十几天前,他们听说北衙村相继检查出有孩子血铅超标后,就着急地带自己的孩子去大理下关中医院检查,“化验头发,还抽血,花了200多块”。但奇怪的是,这家医院的检查结果显示,孩子的血铅含量正常,杨金荣说:“我们怀疑炼铅厂将这家医院买通了。”现在,他的孩子正因血铅超标住在鹤庆县人民医院里。

  ■新报对话

  “不让家属看病历 是医院的老规矩”

  尽管血铅事件已经发生了十余天,但鹤庆县政府直到昨天才通过网站向外界公布了这起群体性血铅超标事件。中央电视台前日就此事进行了采访和报道,披露鹤庆县第一人民医院竟然通过百度查询治疗方法。昨晚,本报记者在医院找到了几名护士,只在3楼一名护士处看到了一名7岁孩子的病历。这份病历显示,孩子出现了昏厥、呕吐症状。3楼的一李姓女医生说,有一名孩子出现了一点意外,需要处理,所以没时间回答记者的提问。

  昨晚9时30分,值班医生张澎柱和一女护士开始查房,他在医生办公室接受了本报简短的采访。一楼的护士们称,院方的任何病历,即使病人的家人也不能查看:“这是医院的老规矩!”

  新报:我想知道血铅超标是否会构成生命危险?什么情况最严重?

  张澎柱:要看到了什么样的程度。是否危及生命,一方面要看中毒的量,另一个看是否短时期内在高含量的环境中生活。严重的表现一般有吐、拉、发热症状。慢性中毒则可能5年10年都没有症状。现在住进医院的这些孩子,从我们所询问的情况看,多数都是慢性的。

  新报:目前有一种说法,称你们对孩子血铅超标的治疗竟然要借助百度,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

  张澎柱:我们有专家组指导治疗,我也是刚刚毕业,才分到这里一年,也是首次遇到这么大的突发事件。上边的专家组制定方案,指导我们对病人进行救治。但具体是哪一个级别的专家组,目前我不清楚,主要由我们主任和院领导协调对接。

  新报:目前的情况,是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还是尚在控制范围内?

  张澎柱:我只是作为主管医生对病人进行治疗,上一级的情况我没有掌握。但就家属的情况看,还算稳定,我们相处得也很融洽。

  新报:你们医院现在住了多少孩子?

  张澎柱:32个,不是外面传的200个。200个的话,我们的病床都不够。现在我们按照疗程对孩子进行治疗。按照专家组的建议,一个疗程19天,第一批孩子的第一个疗程差几天就结束了,治疗的效果还要看复查的结果。

  新报:那就你临床的情况看,最严重的小孩子有什么症状?

  张澎柱:从医学上讲,这次事故是通过检查发现的,所以平常不会有什么症状,最大的危害是影响生长发育,所以我们救治的首要对象是小孩。医院现在也没有成人病例,当地卫生部门检查出的病例才送到我们这里来。

  新报:现在医院对孩子怎样用药?

  张澎柱:小的娃娃不可能吃药,目前是输液,目的是排铅保肝。另外,医院还给孩子们配点维生素,让他们喝牛奶,多吃水果和蔬菜。喝牛奶有促进新陈代谢的作用。

  新报:为什么连家长都不能看病历?

  张澎柱:不是说因为这次是突发状况不能看,我们医院以往都是如此。我们有一个家属签字,病人做了什么检查,我们都会在查房时及时将结果反馈给病人。做检查的结果,会有什么危害和并发症,我们也要和家属讲。本报记者 刘木木 文/图

  鹤庆县政府通报:祸起村民土法提金

  记者 冯兴杰

  昨晚9点半,鹤庆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通报了发生于该县北衙地区的儿童血铅超标事件。通报称,相关部门已对39名疑似血铅超标儿童进行免费集中治疗,造成此次儿童血铅超标事件的原因,是当地村民用土法“小氰池”提金,废弃物排放造成空气中灰尘污染,进而引发儿童血铅超标。

  土法提金是直接原因

  鹤庆县在通报中表示,发生此次事件的北衙村位于该县西邑镇东南部,地形为山间盆地,三面环山,总人口2369人。据文献记载,当地明末清初就有银、铜等有色金属冶炼,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从事铅冶炼的企业达十多家,后随着铅价下跌及环保部门的大力整治,这些企业相继关闭。近年来,随着铅价的回升,当地部分村民在利益的驱使下,暗自在家中用土法“小氰池”提金的现象再度出现。据环保部门对北衙片区地表水、大气、土壤的检测结果显示,当地村民土法“小氰池”提金是引起儿童血铅超标的直接原因;而今年百年不遇的特大干旱,气温高,风速大,空气中的灰尘污染,是引起儿童血铅超标的重要原因。

  鹤庆县政府新闻办称,鹤庆县北衙片区铅污染由来已久,经县卫生部门走访调查,原在北衙卫生院工作的郭汝林回忆,在1977年至1992年期间,曾经间断诊疗过铅中毒人员约300多人,特别是1986年至1989年期间,每年约60人次。1988年,当地职业病房也曾经治疗过北衙地区慢性铅中毒病人。

  私自炼矿屡禁不止

  据中新社消息,鹤庆县宣传部门官员昨日晚间表示,北衙地区常有村民盗金矿私自提炼的现象出现,政府部门也长期对此行为进行打击,但仍屡禁不止。

  鹤庆县昨晚的通报还表示,将对北衙地区持续进行环境综合整治,建立村民健康档案,把北衙3个自然村和西园大沙地自然村纳入全省慢性病综合防治项目试点村。同时还将开展对“小氰池”提金行为的整治行动,关闭非法炼铅企业,采取道路喷水等措施降低空气中的灰尘,通过路面硬化、植树造林等措施控制空气中灰尘污染。环保部门还将对北衙片区地表水、土壤、空气环境质量进行全面监测,对该片区污染源进行拉网式排查,对存在问题要求限期整改,形成环境监察报告。通过加大对污染治理设施与主体工程“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入使用”、加强对企业“三废”排放的监测管理,加大环境监督执法力度,保障污染治理设施正常运行和稳定达标排放。此外,政府部门还将帮助当地建设自来水管网。